中国知网“红与黑”:上下游“通吃” 频频涨价引不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27 23:05

作者:李向磊,蒋政

下载一篇7元的付费论文,却要先充值50元,且剩余金额不退。为此,苏州一名大学生将中国知网告上了法院。近日,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判决该大学生胜诉。

这样的胜诉案例,或将成为这家学术论文参考数据平台知网未来面临的最大考量。不仅如此,包括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高校,都曾因知网涨价问题一度宣布停用知网。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知网创于1999年,因涵盖外文类、工业类等多种数字、资料和文献成为国内最重要的一个知识传播与数字化学习平台。

然而,在近期,因演员翟天临“不知知网”且论文造假受到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其作为国内最大的中文数据库,却因为侵权、频频涨价、涉嫌学术垄断,也将其背后的运营主体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知网”)推到聚光灯下。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同方知网以61%超高毛利率,净利润过亿,成为其母公司同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股份”, 600100.SH)不折不扣的摇钱树,为同方股份的业绩提供了重要支撑。

7元诉讼案背后:免费资源不免费

演员翟天临或许没有想到他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不仅使得自己的博士学位化为乌有,还将知网推向了舆论风口。而上述苏州的大学生起诉知网最终胜诉也再次引发公众对于知网的关注。

中国知网源于世界银行于1998年提出的国家知识基础设施(National KnowledgeInfrastructure,CNKI)的概念,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同方股份前身)于1999年6月发起创立。在国家相关部门以及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等社会各界的密切配合以及清华大学的直接领导下,知网已经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也因文献资源丰富全面,成为目前我国高校师生最常用的文献资料数据库。

目前,知网已经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成为我国高校师生最常用的文献资料数据库。

如今,知网因不合理收费而陷入争议之中。《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当前知网的充值方式有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等9种,除了中国移动短信充值的方式外,其他方式最低充值限额50元。此外,其官网显示的充值方式均不能自主定义金额,且账号余额不支持退费。

也正因为余额不退,知网被用户告上了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该大学生要求被告方退款的诉请,由于被告方已经退款,故对该项诉请予以驳回。

“根据文献资料的篇幅、以及论文刊发的刊物等级不同,其下载价格也不同。”刚研究生毕业的李娟(化名)对记者表示,通常一篇文献资料会在几元钱到几十元不等,有时她下载几篇论文就花费了近百元。

对此,她感到费解,一是因为知网作为一个学术性质的平台为何会收这么高的下载费用,另一方面她自己的毕业论文也被知网收录,但从来没有从知网得到利润分成。“当初毕业,学校要求签订授权协议,将我们的论文收入知网,除了学校给的额度为300会员币的会员卡之外,没有收到任何稿费。”李娟说。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知网收录硕博论文是否向高校付费以及付费标准等问题致电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记者了解到,硕博士的学位论文被《中国学术期刊》收录进知网数据库所支付的稿酬为不同面额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以及相应现金稿酬,其中又根据学位年度而有所不同。具体来看,2008年(含2008年)以后,博士论文著作权人一次性获得面值为400元人民币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100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硕士论文著作权人一次性获得面值为300元人民币“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60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

在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崔国斌看来,高校要求毕业生以适当的方式公开毕业论文,接受公众的监督和评议还是有必要的,但应该是先在规章制度中说清楚,毕业生在入学的时候理论上应该就能了解。

一位北京高校老师告诉记者,硕士、博士研究生在毕业时会和学校签订论文授权协议,学校拥有收录、复制论文等权利,因此,学生的论文能够被知网收录并不意外。

“具体到期刊网与各个高校的合作,如果涉及许可费收入,应该向论文作者分配,并无疑问。关于学位论文的版权许可问题,将来理想的做法应该有专门的立法,而不是任由各个高校制定自己的政策。高校很可能滥用自己的谈判地位或准管理者角色。将来的立法,除了实现监督论文质量或为学术共同体作贡献之外,应该尽可能地尊重作者的知识产权。”崔国斌说。

上下游“通吃”:频频涨价引不满

知网通过收录论文、期刊杂志等文献资料,同时依托收录的文献资料建立数据库,向高校及个人用户出售。但也因其频频涨价引发高校的抗议。

据媒体报道,2016年前后,曾有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高校因知网涨价问题而宣布停用知网。不过后来上述学校又恢复了知网的使用。

“知网是目前资源最全面的中文数据库,即使涨价也不能不用。”华中地区一位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王福义(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了解到,知网把学校划分为一般本科院校、重点本科院校等不同的层次,根据学校人数以及科研情况不同,收取的费用也不尽相同。“好一点的学校做科研的多一些,用知网的资源也就比较多,所以收费就比较高。”王福义说。

“知网的服务价格每年涨幅在8%~10%左右,具体涨多少,就要高校具体和知网去谈。”西南地区一所大学图书馆的曹老师对记者表示,因为老师和学生都需要知网的数据库,这就使得在谈判时学校处于弱势地位,几乎没有多少议价权力。

曹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学校2017年用于购买知网数据库的费用是七十多万,而在2018年相关费用已经上涨到80多万元。

与此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当前知网正在进行数据库拆分,即把其拥有的独家核心期刊抽离原来的数据库,单独建立一个子库,如果高校想使用,就需要单独付费购买,而原来的一个数据库价格也不会降低。多位受访者认为,这是知网的变相涨价。

知网相关负责人在早年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频频涨价是由于上游版权价格以及公司运营成本的提升。

事实上,近年来知网也频频因收录的资源而陷入版权纠纷中。启信宝数据显示,同方知网作为被告的诉讼案件数量高达150起,尤其是2008年,相关侵犯著作权纠纷的案件高达数十起,但这些案件大都以被告人撤诉或者败诉告终。

“可由国家层面免费向公众提供学术资源,而商业数据库也是应当鼓励发展的。但商业数据库的建设应当形成公平竞争的良好秩序,防止假借国家名义的垄断。”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倪静表示。

记者了解到,当前高校师生常用的中文数据库中,除了知网外,还有超星期刊、万方数据、谷歌学术、百度学术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知网因侵权成为被告的同时,其自身也被侵权。《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原本几元、几十元一篇的文献资料,在淘宝平台上可以批量下载。

垄断下的高毛利:力撑同方股份

查询启信宝系统,记者发现同方股份持有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数字”)98.98%的股权。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7月8日,是在2014年1月15日由同方光盘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而来,同时法定代表人由陆志成变更为王明亮。

与此同时,王明亮还是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知网”)的法人代表,同时担任总经理。但同方知网的实际控制人为知网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网国际”),该公司系一家离岸公司。

现年63岁的王明亮,毕业于清华大学,目前担任同方股份副总裁、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执行社长。

然而,在同方股份2018年半年报中,将与同方知网的关系表述为“公司合并持股100%”。但同方知网实际控制人为离岸公司知网国际,那么,与同方股份合并持有同方知网100%股权是否是知网国际,以及离岸公司知网国际与同方股份是否存在附属关系?记者未能从同方股份和王明亮处得到求证。

2018年年底,同方股份发布公告称,清华控股拟向中核资本转让其持有的全部同方控股股票,共计7.6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75%。转让完成后,清华控股不再直接持有公司股份,中核资本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教育部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同方股份控股方的变更,或许让知网在教育资源上的优势也发生相应变化。

“来自高校图书馆以及学术期刊的反馈以及目前的情况来看,某数据库的垄断已是不争的事实。”浙江工商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网络新媒体系主任沈珉教授表示。

倪静同时表示,高校及其他用户的议价能力非常弱,相关数据库具有较强的控制相关市场的能力。

较强的市场控制能力也使得同方知网的毛利率较高。记者注意到,2017年,在同方股份主要控股、参股的子公司中,同方知网以超过60%的毛利率排名第一。

而同方知网对母公司的业绩支撑作用也显得愈加重要。2017年,知网主营业务收入9.7亿元,毛利率为61.2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96亿元;2018年上半年,知网实现营业收入5亿元,毛利率为58.83%。而同方股份2017年净利润为1.04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亏损0.34亿元。

2019年1月31日,同方股份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称,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11.5~-17.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为-14.5亿~-20.2亿元。

“我们并不关注垄断本身,而是关注垄断对于知识服务的影响。”沈珉说。

对此,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鹏表示,期刊发表的论文,学生撰写的毕业论文,从国家知识整合、数据库构建角度,相关部门强制作者和单位必须将著作提交知网,这是有其正当性的。但是在提交后,对于作者没有任何版税支付,是否恰当?在对外提供查询服务时,所定的价格虚高,获取了不正当的垄断利润,是否恰当?这些问题,可能需要国家机关对于知网的运作体制进行评价和调整,在支付作者版税,对外服务价格方面,可以做些改进。与此同时,知网作为垄断性企业、公众性企业,也应当尽到更多的社会责任,主动提高社会服务水平,对于作者、对于消费者给予更多、更好的服务。

在涨价不断、学术资源垄断等质疑和争议下,知网能否继续保持高毛利率以及营收的高增长,实际控制人的变动是否会影响知网的发展战略,尚有待观察。

(本报记者党鹏对此文亦有贡献)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